您是我心中静默开放的格桑花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美文采摘
格桑花:一种生长在高原上的普通花朵,杆细瓣小,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样子,可风愈狂,它身愈挺;雨愈打,它叶愈翠;太阳愈曝晒,它开得愈灿烂,寄托了藏族期盼幸福吉祥等美好情感的格桑花。格桑花的花语是“怜取眼前人”,它美丽而不娇艳,柔弱但不失挺拔,格桑在藏语里是幸福的意思,所以也叫幸福花 。

在遇见上师“丹毕江泽“之前,只从文学作品和藏歌里知道有种高原花叫“格桑花”,虽时有臆想和遐思,但从未细究,比如它的花语,它的寓意,它的生长习性,它的特质。只是想当然地认为它可能是高原一种娇美的花朵,一种专属于女性的艳美。

“江泽上师”来了,清瘦文弱、轻言细语、内敛羞涩。带着草原的宁静和宁馨,带着雪域的辽旷和安然,带着经年修来的轻灵、亲和、清澈。

许久的犹豫、怅惘、迷茫,在那干净、纯然、明媚的笑靥里刹那化为虚无,心终至安定,在上师赐予的“莲花自在”的法名中,体味到一种如水般的静谧,如月光般的清朗,如净莲般的安详。

曾经,我偶尔会想象僧人的严肃端然,我偶尔会揣测僧袍下心的动律,我偶尔会质疑那执着下的坚守,但如今,我莞尔我有过的愚钝和顽痴。

曾经,我在音乐人朱哲琴的专辑里听到这样的声音:“那一天,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,蓦然听见,你诵经中的声音。 那一月,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尖。 那一年,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你的温暖。 那一世,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啊,不为修来世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。”(《信徒》)。那一刻,我心莫名颤动,呼吸异常紧迫,激动难持中我抬头西望,空茫的天涯处,却只有云飘雾缭。但从此我的眼际不乏经筒的转动,朝拜者的匍匐,经幡的飘扬,香雾的缭绕,经文的吟诵......

曾经,我在如海的文字中邂逅热传的仓央嘉措,一生传奇犹如悬在半空的仓央嘉措,三百多年前端坐在布达拉宫的仓央嘉措,了悟人间一切虚妄荒芜的仓央嘉措,这世间最美的情郎,一度让我幻化。我思虑纠缠,然后告诉自己,那只是心念的、膜拜的追随者们的精神归宿,是他们心中盛开的不朽莲花。

仓央嘉措于我实在是一个太过辽远太过飘渺太过虚无的梦!我活在凡尘俗世,我活在混沌不悟里。

我不知深浅地行走在寂静、无常、幻灭、大爱、生死、一念这些字眼里,恍若隔世。我面对生离死别、生死轮回这自然的主题,仿若冷观喧嚣的旁众,直到父亲的突然离世。

我沉到人生的低谷,望天,问天,天宇苍茫,不知杳渺。

大恸过后,我重新拿起曾经认为晦涩的经书......直到一天,“丹毕江泽”这个陌生的名字带给我熟悉的感受, 带给我殊胜的美妙,带给我醍醐灌顶的开悟。

很多的大师,他们是深邃的,他们能引领人做出惊人的大事。

而有些人,不一定深邃,却绝对清简,一如莲瓣。比如“江泽上师”,他的安定、他的宁静、他的亲和、他的阳光、他的率真,绝对能指引人做出一些温柔的事。

我愿活在温柔里,不争、不怨、不贪、不嗔、不痴。

我又点燃了酥油灯,在江泽上师指引的观想里,仿若看到燃遍世界每个角落的光亮与温暖,那是照耀众生的佛光与福光,那是慧心慧眼的点缀与折射,如绽放在雪域高原的格桑花,幸福吉祥美好。

江泽上师,您就是我心中静默开放的格桑花!

作者 | 罗素钗 朗诵 | 扎西德勒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